109.03焦慮的母親,缺席的性教育

(圖/消保會提供)

(圖/消保會提供)

關於3月9日蘋果日報獨家報導《媽,這按摩棒怎麼用?寶雅賣情趣品挨罰!業者駁「忽略女性性歡愉」 》高雄市社會局因一名母親檢舉在寶雅賣場販售情趣用品按摩棒,將要求業者下架並擬依照《兒少法》開出2萬至10萬元的罰鍰一事。報導中呈現的是一位焦慮的母親,因為小孩在賣場的貨架上發現展示中的情趣商品,因而詢問母親該情趣商品的用途,母親無法回答,故憤而向台灣消費者保護協會投訴。社會局的緊急開罰,則無異肯認與複製了這種對於青少年性好奇的恐慌。

(影片/消保會提供)

倘若大家對於2017年新銳女作家林奕含事件還有所記憶,林的作品《房思琪的初戀樂園》有一段深刻的描述「剛剛在飯桌上,思琪用麵包塗奶油的口氣對媽媽說:『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,就是沒有性教育。』媽媽詫異地看著她,回答:『什麼性教育?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。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?』思琪一時間明白了,在這個故事中父母將永遠缺席,他們曠課了,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。」這是思琪作為一位受害者最深刻、痛苦地控訴。因為思琪的媽媽認為性教育是給需要性的人,兒童或未成年人不需要知道性教育。但是,難道思琪的媽媽自己不需要性教育嗎?!
 
我認為,這個新聞事件中的母親反應就和思琪的媽媽無法回答思琪的提問,索性告訴思琪,「只有需要性的人才需要知道性教育」,如出一轍。但事實上,對於性教育採取正向健康的觀念,才可能真正了解自己如何成為身體的主人。否則,我們對於性騷擾防治大聲旗鼓的吶喊尊重他人身體自主權,根本是妄想,因為連妳自己都不瞭解性或自己的身體,如何知道怎樣獲得性/情慾上的滿足或拒絕不合己意的性經驗?!
 
再者,網路世代的小孩,若無法從向家長提問時獲得資訊,很可能就會自己上網尋找解答,那麼是否更難保他們將會找到比「救火英雄」更赤裸、家長認為「兒少不宜」的情色資訊?!
 
在這個案例當中,我們看見的是對於「性」的恐懼以及缺乏向自己小孩講述「性教育」知能的母親的焦慮。因此,把孩子所提出與「性」或「情慾」相關的課題直接等同於洪水猛獸一般,忽略了這也可以是一次教育自己小孩好好認識「性」與「身體」的議題,以及認真對待並面對自己和他人身體與情慾發展的機會。然而,當學校依《性別平等教育法》努力執行性別平等教育時,甚至還有某些家長團體以家長名義阻止學校教授性教育,更是令人匪夷所思?!
 
家庭中的性/別教育不應全是母親的責任,是任何家庭中的主要照顧者都會面臨的課題。反觀,我們執行家庭教育的政府主管機關,是否也有協助焦慮的家長們在補充自我「性教育」及「性別教育」知識上,提供足夠的管道、資源及支持?另一方面,如果家長面對性教育真有如此龐大的焦慮與無所適從,也不妨放手將這個責任賦予學校進行,支持學校規劃實質、不偽善的性教育課程,不要再「聞性色變」。

文/吳怡靜/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理事